张锦达

编辑:肩膀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9 00:13:5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在濒临消失的民间艺术中,竹丝镶嵌的境况尤其令人感叹,上世纪曾经两起两落,至今未看出复苏的迹象。有关文字记载极其简略:首创者潘阿明,清末民初人,他的竹丝镶嵌在抗战初期歇业中断,这是第一阶段;1955年温州艺雕生产合作社建立使竹丝镶嵌重获生机。
中文名
张锦达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温州市区府学巷
主要成就
是唯一一位还在从事竹丝镶嵌创作的老艺人

张锦达个人 简介

编辑
张锦达,世居温州市区府学巷,现住上门徒。是唯一一位还在从事竹丝镶嵌创作的老艺人。

张锦达曾经辉煌

编辑
张锦达今年62岁,世居温州市区府学巷,她的手艺源自家传。在阿爷那辈手里就做花板竹丝镶嵌一类工艺品,手艺传给了父亲。张锦达12岁时,几家合作社合并建立艺雕厂,他就进厂当学徒工,跟父亲学艺。那是“反右”之后的“大跃进”年代,工人董定津和花板艺人黄辛荣试制成功了切割竹丝的机械,为批量生产竹丝底板创造了条件。到“文革”时期,百花凋零,唯竹丝镶嵌订单不断,生产销售两旺,从业人员达百余。
竹丝镶嵌从57年正式恢复生产以后,好几次被选为进入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的礼品。其父当时主办了温州市花板社,后并入温州市艺雕厂,竹丝镶嵌就是在那时恢复起来的。他惊奇地发现,这项传统民间手工艺品的兴盛竟与国家重大外交活动联在一起。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上海与中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后,顺道游览杭州西湖。在此之前,浙江方面做出周密细致安排,特地要求温州提供6件套屏风,以布置笕桥机场会客厅。当时笕桥机场是空军训练基地,条件简陋,接待设施也不完善。“我父亲接到任务后,创作了由6扇屏风组成的《国色天香·梅花》。”张锦达说:“梅花欢喜漫天雪,其选材意味深远。紧接着1973年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也到杭州参观,父亲接受了浙江省委接待处的订制任务,赶制了6扇花鸟屏风。”这两件作品是张锦达父亲张忠清最风光的作品,因为它与西方两位国家元首在中国政治寒冬里的破冰之旅联系在一起。温州美术史上也为之留下浓墨重彩的一页。

张锦达关于竹丝镶嵌

编辑
竹丝镶嵌是将毛竹拉丝锯凹用特殊的手法拼搭成“方胜”纹样,并以此为底板。然后将白桃木或其他材料锯成花鸟、虫鱼、人物等图形,粘嵌在竹丝平面,再施以浮雕技艺成为一种独特的民间艺术品。竹丝镶嵌究竟源于何时艺界莫衷一是。由于竹丝镶嵌的精致典雅,历来受到文人墨客的喜爱,最辉煌是曾入住皇家士大夫家。新中国成立后,也一度辉煌过,然而这几年,随着市场经济的冲击,人们观赏观念的变化,时至今日,人们已经很难看到竹丝镶嵌的身影了。

张锦达当年艺人

编辑
竹丝镶嵌是浙江省一项重要的传统工艺美术品。所谓竹丝镶嵌,就是在竹丝方格纹样上拼贴出以白桃木剔出的主题形象,通常有山水、花鸟、博古、人物,凸现浮雕效果。制成客堂屏风或挂屏,是高雅的家居陈设。清代多以名家书法做成条屏或挂屏悬于中堂,因颇具书卷气而赢得世人青睐。由于画面素色洁净,给人以清新淡雅的感觉。随着收藏时间久远,篾丝篱底纹的本色还会逐渐由黄而红以致棕红呈现古董色,显得特别珍贵。
张锦达说:“我父亲从艺雕厂创办起就在那里工作。解放前做木工,开过花板店,担任过花板同业公会主任。在艺雕厂是一位著名的手艺人,去世时已84岁高龄。上世纪70年代,艺雕厂扩大成好几个分厂,那时我家有多人在艺雕厂工作,大哥张锦松在艺雕二厂做黄杨木雕;五妹张筱秋在艺雕一厂搞石雕;六妹张筱玲在艺雕三厂搞竹丝镶嵌。”一家五口靠艺雕吃饭。
上世纪50年代贯彻“双百”方针时,温州聚集了一批花板雕刻艺人,除了张锦达家族传承外,上一代已去世的花板雕刻艺人还有诸正裘、仇宝发、蒋定藩、胡元球。如今他们的学徒郑国铭、潘海明、傅治忠也都年至花甲或古稀,早已歇业。岁月不饶人,不少人由于种种原因荒废了艺术生命。

张锦达高雅陈设

编辑
据笔者所知,现存最早的竹丝镶嵌在故宫倦勤斋,是与建筑相配套的家具陈设。古建筑中,装修最豪华的是清代。清代装修最豪华的是乾隆时期,而乾隆时期最豪华的就是故宫东北角的倦勤斋了。倦勤斋所有的门扇均为紫檀木雕刻而成;图案里填的都是竹丝,称之为竹丝镶嵌。图案中间还嵌着数百块玉石。倦勤斋内壁是紫檀木,外面贴以翻黄(翻黄又称贴黄,即取用竹子内壁黄色表层,劈片、整平、软化,在上面刻饰山水花鸟人物等)和镶嵌,1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几乎都是精美的竹编工艺,床和书架也有竹丝镶嵌和雕刻。为了迎接奥运会,北京故宫进行全面修缮,特邀请东阳竹编工艺大师何福礼领衔作业。倦勤斋的竹丝镶嵌和翻黄,历经240多年沧桑岁月,没有霉蛀腐蚀,只是脱落而已。可见竹子和木材一样,只要处理恰当,可有数百年使用寿命。
北京颐和园宜芸馆的家具珍品中也有竹丝镶嵌。宜芸馆是慈禧侄女隆裕在园中的住处,光绪迫于慈禧太后的压力不得不接纳与隆裕这样的婚姻安排,但是帝后两人感情始终不和。宜芸馆内的家具陈设均系宝石和竹丝镶嵌拼出。

张锦达枯木逢春

编辑
1981年,张锦达为北京人民大会堂浙江厅制作《玉兰绶带》大型屏风,浙江美院老教授邓白为它题了词。10年后,张锦达完成最后一批竹丝镶嵌任务后,便不再做了。这一停产就是一二十年。人是一天天衰老的,家族式传承似乎也再难有起色。
2006年,竹丝镶嵌遇到了第二次复苏机会。张锦达说:“鹿城区文化部门要申报文化遗产项目,三番五次找上门来,为我整理口述资料,拍摄照片录像。我被感动了,一颗熄灭的心被点燃了起来。我想,不能把祖传的手艺丧失在自己的手中,我有能力、有信心,也完全有条件把这一遗产项目恢复起来。”是的,政府资助、朋友支持,这是两股巨大的力量。今年初他做了计划,抓紧整理历史资料,创作几件好的作品,寻找场地,物色人才,争取早日把竹丝镶嵌工作室建立起来。他花了数千元装了一台篾料切割机;又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去了一趟嵊州购买白桃木。前些时,为赶制作品不得不拿白椴木来临时代替。但从质地、密度和观赏效果看,白椴木怎么也赶不上白桃木。白桃木有雌雄之分,雄白桃木色彩柔和,质地均匀细腻,而雌性白桃木有黑点,不适宜做镶嵌材料。

张锦达制作程序

编辑
先制作篾丝篱底板
一、取毛竹剖篾;
二、锯篾条,分长短两种,凿出等距离凹槽;
三、拼搭长篾,镶嵌篾纹几何底板;
四、嵌短篾,以正反两面嵌成篾丝篱底板,暗榫紧扣。
再在底板上镶嵌白桃木
一、将画面各部形状用薄纸勾摹下来;
二、将勾好的外形粘贴在白桃木上;
三、按白纸勾摹的外形线条,锯出画面形象;
四、把白桃木板片按原画稿位置胶着于篾丝篱底板上;
五、在胶着的白桃木板片进行深浅层次不同的浮雕。这是精工细刻的一着,决定作品的成败。

张锦达能否重振

编辑
退休在家的老工人郑国铭对艺雕厂深感怀念。半个世纪前艺雕厂刚刚创办时,他是以学徒工被招进厂的,一直做竹丝镶嵌。当时艺雕厂在松台山脚的三牌坊附近,有职工四五百人,做竹丝镶嵌的也有百多人。后来企业不景气衰落了。
竹丝镶嵌能否恢复昔日的辉煌?笔者又分别采访了有关人士。市工艺美术研究所黄明月所长说,竹丝镶嵌工艺细密复杂,生产流程长,投入成本高。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劳动力成本十分低廉,且政府对出口创汇的工艺产品还有适当补贴,所以能得到维持,而今却比较难。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潘一钢认为,工艺美术品种在不断的流变之中,衰落是很自然的事。我们告诉后人,温州历史上曾经有过竹丝镶嵌,有过它的鼎盛期,它的制作工艺作为史料被保存下来,这便足矣,后人不必刻意追求。火种在,火是不会断绝的。此外,艺术的审美价值、收藏价值将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只有符合现代人的审美趣味,才会具有生命力。潘一钢还说:他希望传承人能够有一些创新举措,使竹丝镶嵌这一行业从前人手中接续下来、发扬光大。[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艺术家 人物